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假如在美国亚马逊当普通工人你可能会填不饱

2019年03月08日 栏目:法律

亚马逊成立于1995年,是美国的一家科技创新型电子商务公司,是全球早开始经营电子商务的公司之一。自2015年底开始,亚马逊在俄亥俄州哥

亚马逊成立于1995年,是美国的一家科技创新型电子商务公司,是全球早开始经营电子商务的公司之一。自2015年底开始,亚马逊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运营大型仓库,如今的亚马逊已经成为俄亥俄州的雇主之一,将有超过6000名员工和数千名员工即将加入三个大型仓库。

但可笑的是,亚马逊也成为“员工需要领救济金生活”的雇主之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有三分之一的亚马逊员工需要通过领取政府补贴来解决温饱

一、食物补充券的历史

食物补充券始于1939年(Food Stamp),是一项颇有历史渊源的救济手段,由美国政府通过正式的“补助营养援助计划”(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ociation Program)向低收入人群发放的用于换取食物的凭证。后续中断,1964年约翰逊总统提请国会通过对食物补充券计划进行性立法,自食品补充券计划法实施以来,美国联邦政府一直为穷人提供食品补贴, 至今从未中断。

只要是符合低收入标准的美国公民或其他符合条件的人士,

假如在美国亚马逊当普通工人你可能会填不饱

均可向政府申请。政府规定,申请食物补充券的家庭收入必须不超过所规定的收入上限 ,不得有2000美金以上的存款或者资产,这一标准可以说是美国的温饱线了。

如果经济情况改善,领取食物补充券的人数就会下降,是一个衡量经济情况的重要指标,也是一项重要扶贫项目(anti-poverty program)。但是补助营养援助计划的数据并不是公开数据,部分美国州政府并不愿意披露,俄亥俄州州政府是第六个愿意披露的州政府。

二、快速增长掩盖了其对就业的负面贡献

根据美国俄亥俄州就业与家庭服务部门的数据,截至去年8月,就共有1430名亚马逊员工或家庭成员获得了补充营养补助计划(SNAP)的帮助。平均每个家庭超过2人。8月份之后,又有超过700名亚马逊员工获得了救济金。换句话说,公司雇用的每10名俄亥俄州员工中有超过1位依靠救济生活,虽然兼职人员占多数,但也有部分是全职人员。亚马逊在俄亥俄州运营数据中心,风力发电场和全食超市公司(Whole Foods Market, Inc.),但用工人数多的地方还是百货业务下的两个大型仓库。

这两个大型仓库原本隶属于2017年6月亚马逊以137亿美元现金收购的高端百货商全食超市,这也是亚马逊从线上电商开始进攻线下超市和百货业务的开端。这笔大收购之后,受2017全年财报的利好影响,亚马逊股价继续一路上扬,市值已经突破了7000亿美元。现在,1个亚马逊的市值已经相当于2.5个沃尔玛。经营的辉煌难以掩饰,底层员工的收入问题,成了亚马逊帝国的负面。

亚马逊的快速增长掩盖了其对就业的负面贡献:虽然该公司现在在美国雇用了20万人,但其中许多员工收入很低。近两年,亚马逊的员工数量实现前所未有的增长,从2016年至2017年第三季度,亚马逊总员工数量从300,000人增加到541,900人,几乎一倍的增长。2017年下半年,亚马逊在全美范围内召开几十场个招聘会,目标是填补50000个仓库的岗位空缺。

亚马逊运营中心

运营中心招聘会现场

三、许多符合救济金领取资格的人,是亚马逊的在职员工

公益组织政策事务研究中心就此事表明了态度,其总监扎克席勒(Zach Schiller)说得非常悲情:“饥饿的美国人必须依靠救济才能吃饱。”这在富裕的美国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但是这是现实。许多符合救济金领取资格的人是亚马逊的在职人员。

亚马逊的员工居然需要领取政府救济金,这背后的问题引人深思。为什么这家获得了巨大商业成功的购物帝国,向底层员工提供如此微薄的薪水,以致许多员工需要靠救济生活?相关的报道出来后,美国民激烈讨论,沃尔玛也没有幸免,同样也在被指责之列。 指责沃尔玛也没有错,有一个关于领取救济金员工数量的排行榜显示,沃尔玛在美国三个州都排在榜首。

亚马逊和沃尔玛双双上榜

公益组织政策事务研究中心扎克席勒(Zach Schiller)悲情发声

四、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政府补贴

然而,美国各州还是想讨好亚马逊这样的巨头。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各州的议员们一直在努力,争取成为亚马逊下一个总部的所在地。去年,新泽西州批准了一项激励计划,如果亚马逊搬到纽沃克市,将提供价值7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费城在过去10年里提供了20亿美元的免税政策,乔治亚州10亿美元,马里兰州则高达85亿美元。

这件事也給外媒提供了许多报道素材。不少外媒嘲笑亚马逊,“一方面疯狂获得来自各州的税收优惠,一方面让自己的基层员工在温饱线上挣扎”。更有外媒非常犀利地评论道,“史上成功的公司,公司领政府补贴,大批基层员工也在领政府补贴。这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政府补贴”。

旧的运营中心

新的运营中心

在建立物流中心的过程中,从头到尾,亚马逊都尽量化其获得的补贴,并削弱当地官员们对其发放工资的期望。地方政府当然希望亚马逊能够提高地区居民收入水平,积极给出各类优惠政策。然而,这些政府补贴文件签署后,物流中心建立起来,亚马逊似乎并没有促进当地的整体就业。而且,它提供的工作在现实中并不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好。

早在2016年11月,一个美国社区发展公益组织进行了一项研究,分析了超过1300份的工资信息,发现亚马逊的订单履行中心(也可以理解为运营中心)的职位比行业平均工资低9%。当研究人员重点关注了11个主要地区,以解释生活成本的差异时,他们发现亚马逊的工资下降幅度更大,该公司在每个地区支付的工资比同等职位低15%。

2018年1月,有经济学家使用不同方法进行了类似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部分州对调查做出回应,亚马逊物流中心的全职员工的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这项研究。起薪从每小时12美元到15美元不等。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1月,从事仓储和仓储工作的普通操作人员的平均时薪为17.53美元(约人民币110.5元)。在除去了那些需要熟练工种的仓库职位之后,例如叉车操作员,支付给该类别中收入者(被归类为“劳动者和搬运工人”的工种)的工资,仍然比亚马逊的起薪平均要高,每小时15.12美元(约人民币95元)。

五、亚马逊如何粉饰自己对就业做出的贡献呢?

当亚马逊宣布成立新的运营中心时,其经常鼓吹的就是会給员工支付比地区高30%的平均零售工资。研究员Kasia Tarczysnka揭露了其丑恶嘴脸:“这是错误的,他们喜欢将他们的仓库工作与其他仓库工作进行比较,而不是将其与传统仓库工作进行比较。实际上传统仓库工作比零售工作要多一点。”看来亚马逊很喜欢跨行业比较工资水平。对此,亚马逊还不服气,努力争辩。公司声称所提供的包装与仓储工作更类似于零售工作。还说超过90%的物流中心员工是由全职、直接雇佣的员工组成的。一些领救济金的员工可能是兼职员工,希望以此解释低收入的合理性。

美国亚利桑那州三分之一的亚马逊员工需要政府救济金来养活自己。这个数字出自一篇的负面报道。另外也有媒体爆料,作为的政府优惠受益者,亚马逊的基层员工薪酬中位数(median)比行业平均水平低9个百分点,远低于美国的生活水平。数据清楚地显示,作为全球的科技创新型电商企业,亚马逊没有做到给员工提供基本的温饱生活。日后伴随着生产自动化水平的提升,这一问题只会恶化,甚至很难得到缓解。

六、亚马逊产生的社会问题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对亚马逊的强烈指责还在后面。有媒体特别提出,亚马逊将在2021年之前垄断美国电子商务,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的身价约为112亿美元。科技企业怕的就是反垄断调查了,这一点可以参考谷歌和微软,不知道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未来会如何应对。

亚马逊残酷的企业文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一打尽:杰夫贝索斯和亚马逊时代》一书中曾提到:

“许多员工都认为,在贝佐斯手下工作并非易事。尽管他拥有招牌式的开怀大笑和乐观的公众形象,但也会像苹果的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尖酸刻薄,会让和他同乘电梯的员工感到不安。”

亚马逊的企业文化非常有特色。会议展示时从来不使用 PPT,而是要求员工写长达6页的短文,用散文体来陈述观点。员工基本上都熟悉贝佐斯的笑声了,这种刺耳的声音能够中断谈话,有时让你连找他谈话的目的都忘了。有好几位他的同事认为,这多少有些故意为之,因为贝佐斯把笑声当成了防御武器。亚马逊前任首席信息官瑞克·达尔泽尔(Rick Dalzell)说:“你肯定明白,这种笑声可以让人消除戒心,并让人精疲力竭。他是在惩罚你。”

我们也可以引用贝佐斯的口头禅来反问他:“你到底是偷懒还是不称职?”“我让你负责世界的业务,结果证明你又让我失望了。”身为一家全球经营的、富裕的美国企业,各项坏口碑却也位居世界之首。 2014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三届国际工会联盟上,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被选为“全球差老板”。

既然《一打尽:贝佐斯和亚马逊时代》提到了一打尽,不知道贝佐斯的“一打尽”,包不包括被一打尽贫穷员工、微薄收入、尽情享受政府补贴和提供恶劣工作环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谭婧在充电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