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零售小型店完胜迪亚天天找准优势才有生存空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法律

零售小型店“完胜”迪亚天天 找准优势才有生存空间每天早上6点半,王华(化名)踮着自己略有点跛的脚,准时将其位于北京西南四环附近的杂货铺的

零售小型店“完胜”迪亚天天 找准优势才有生存空间

每天早上6点半,王华(化名)踮着自己略有点跛的脚,准时将其位于北京西南四环附近的杂货铺的门打开,仅比旁边的早点铺子晚了一点。此时东边50米的菜市场刚刚开始迎来买菜的大爷大妈们,西边100米的某超市还没有开门。

来一包紫云,硬壳的 常常就这样,王华拉开了她一天的生活。

其实,王华只是很多小区杂货铺里的一个缩影,这样的杂货铺北京还有很多。即使在零售业高喊进军社区商业,开拓便利店市场的当下,他们依旧活得很好。

而近日,同样主打社区的折扣店迪亚天天却宣布计划撤离北京市场,主攻长三角地区,细数各个零售企业在小型店市场上的不利事实,似乎也折射出零售大佬在社区小店上的无奈。

杂货铺里的秘密

王华的铺子不到15平方米,后面是夫妻俩和孩子睡觉生活的地方,前面5平方米大小的门脸放着一个烟柜,两个已经开始生锈的四层铁制货架,排放着各式零食和饮料,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铺子旁边还有个面积差不多20平方米的搭起来的棚子,4个用来批发雪糕的冷冻柜和3个放酒水饮料的立式冷藏柜挤得满满当当,这也是小店夏天主要的收入来源。此外,充值卡、代办宽带等增值业务,在这个小店也可以办理。

就是这样一个小铺子,却在方圆1公里既有大卖场,也有社区超市、便利店的情况下一开就是很多年。

尽管价格并不比周围的几家超市便宜,然而,方便快捷的优势让周围的居民经常光顾。王华告诉,香烟根本不赚钱,主要用来吸引和稳定顾客,酒水饮料才是大头。买包烟带瓶饮料很正常,夏天买啤酒、雪糕的人也很多。店里大部分日用品都来自各大批发市场和不知道多少级的供货商。

就在跟聊天的过程中,门口不知是什么牌子的袋装花生已经卖出去5包。她说,这个花生是她近才进货的,5元一包,比旁边菜市场门口的现炒花生干净,口感也不错,因此一直卖得很好。尽管她不愿向透露进货渠道和价格,但是 很有赚头 的回答表明她对自己挑货的眼光很满意。

事实上,由于批发市场的大量存在,小区里的杂货铺凭借与居民的亲近感在夹缝中觅得了一丝生存空间。

而在北京岳各庄批发市场,也看到一次性纸杯的品种多种多样,价格也从几元到十几元不等,但是批发起点都很低,三五包就可以按照批发价,买得多还可以更低,基本上买到批发起点就可以比大卖场便宜很多,这也给了杂货铺很多机会。

此外,一些耐用性日常家用品,例如清洁球、塑料盆等,在社区附近的小店里也可以找到。周建(化名)就在王华家附近的菜市场里开了一家这样的店,从锅碗瓢盆到塑料制品再到针头线脑。 只要物美价廉,消费者并不在乎牌子,而这些东西在批发市场拿货价都非常低,如果量大价格甚至更低,卖不完还可以去调货或退货。 周建告诉。

而超市所强调的生鲜,对于王华和周建的铺子并不需要,因为周围200米内就有两个小型菜市场和一个生鲜早晚市,带来的客流也非常可观, 我弄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王华表示。

几家欢喜几家愁

尽管每个杂货铺的销售额与商超企业没法比,但是无数个杂货铺加起来的销量也足够引起零售企业的重视,正所谓 蚂蚁多了也是肉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小微型及个体户实现销售额9.51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4.4%,增速较大中型法人企业高出了0.6个百分点。

小区杂货铺的坚强生命力让很多被分流的零售企业羡慕嫉妒恨,而有着外来血统的迪亚天天的运气似乎格外地差, 2003进入中国的迪亚天天,先是跟上海华联分手,后来又脱离家乐福,有着价格杀手的他们却在一次次尝试中没能迅速占领市场。

正如上海商学院教授周勇说的那样,类似于迪亚天天这样的折扣店业态,在营业时间上竞争不过24小时便利店,在商品丰富上比不过社区超市,只能在低价上做文章。

而北京商业经济协会副秘书长赖阳也指出,由于租金逐年上涨和激烈的竞争,迪亚天天不少商品价格难以体现低价优势,消费者也并没有对其形成外资品牌物美价廉的印象。这与在小区经营多年的夫妻老婆店相比,地缘优势差了很多。

或许迪亚天天的败局有其自身定位不明、价格混乱的原因,但是在便利店市场浸淫多年的当下在北京市场还是将眼光瞄准商务区,北京本土的便利店表现也不尽如人意,鲜有盈利。

然而,有人关店就有人开店。尽管社区店对于零售企业来说是块硬骨头,也必须是要啃下的骨头。安徽乐城股份有限公司就在2013年9月开出家社区店之后,在短短4个月内开出了5家店,既有1100平方米的社区中心店,也有400平方米的小型校园店。

在其营销总监李奇看来,社区店是未来必须拿下的市场,在安徽合肥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尽管社区商业刚刚起步,夫妻老婆店依旧很多,但是乐城采用食品加强型社区店,从而规避掉小店日用百货品类,以零食、生鲜和园艺来吸引消费者。

从目前来看,市场反应不错,以铜陵路店为例,日均销售额已经突破10万元;400平方米的校园店尽管日销售额才刚达到2万,但利用勤工俭学的学生,公司仅需要安排3个员工即可,大大提高了坪效。

但李奇对于供应商也很无奈, 很多供应商宁愿给小店供货,也不愿与我们合作。 一方面,夫妻店大多现款现货,而超市则存在1~3个月不等的账期,供应商更乐意选择 真金白银 ;另一方面,商品的窜货问题也让超市的价格很容易受到冲击,特别是酒水奶制品这一块,例如光明的莫斯利安酸奶这样的畅销品,消费者的价格敏感度很高。

为此,对于一部分商品,乐城开始尝试直采,但是在当前的分销体系下, 很多厂家根本不与我们合作,毕竟这对他们来说是打破规则的事。

成本还是成本

当下的许多规则和制度事实上限制了规范的企业,让企业经营成本很高,而不规范的夫妻店则成为了规则下的漏之鱼。 赖阳说,私人小型店首先租金成本低,人力成本几乎没有,而在税费方面更是比大型连锁企业低很多,这样即使同样商品同样价格也比企业利润高。

李奇就告诉一个例子。他的前同事现在就自己开了一家200平方米的小超市,日均销售额也可以达到1.5万元,但是每个月只要交300元的营业税就可以。

此外,由于面积小,夫妇二人完全够了,不用另请员工,也就没有人力成本一说。

这要是放在乐城,首先就比他多出了17个百分点的税,更别说每月人均2000多元的人力成本。为此,企业就需要在降成本上做出更多的努力。

但是,李奇也强调,个人小店不是没有人力成本,而是他们选择性忽略这个问题,就如农民只看到每年秋季卖粮得了多少钱,却忘了自身的劳动力成本。

除了人力,物流配送也是不能回避的问题。零售小型店由于分布广、点多且大多没有仓库,需要高频少量配货。李奇告诉,如果仅靠供应商配货,很多供应商根本不愿意给企业的小店配送,而代理商却可以通过物流或多层级批发商,层层铺货,这是连锁企业做不到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下以便利店为主体的零售小型店鲜有盈利,却又大力加强配送中心的原因。

赖阳表示,长远来看连锁小型店深入社区是一个趋势,与私人小店也是一个长期共存的状况。零售企业在指责私人小店购物环境不好、商品没有保障等问题的同时,更要学习他们对于消费者的亲和力和快速反应能力。

对此,李奇也表示认同,如果我们不改变,只能在不知不觉中被市场遗弃,特别是小型店。在乐城附近就曾有北京华联开过的一家社区店,但是完全照搬大卖场套路去做小型店,根本行不通,在巨大的亏损之后关闭了。

然而,对于零售企业在小型店的未来发展上,赖阳还是强调,跳出条条框框,创新模式,不一味单纯模仿欧美或日韩,找准自己的优势才有生存空间。

投标文件制作
方管价格
潜水推流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