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可再生能源东盟绿色能源开发面临褐色关卡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军事

东盟“绿色”能源开发面临“褐色”关卡作者:未知 来源:人民由于石油、煤炭等传统能源在东盟国家仍具有价格和储备上的优势,可再生能源

东盟“绿色”能源开发面临“褐色”关卡

作者:未知 来源:人民

由于石油、煤炭等传统能源在东盟国家仍具有价格和储备上的优势,

可再生能源东盟绿色能源开发面临褐色关卡

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动力受到削弱。图为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一家加油站。

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国际能源署的一份报告显示,东盟地区的能源需求预计在2011年至2035年间将增长80%。为了减少对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建设一个更加可持续和环境友好的能源供应链,东盟国家正在积极探索使用可再生能源或其他替代能源。然而,面对依然具有价格竞争优势的褐色化石能源,发展绿色可再生能源的道路不会平坦。

泰国可再生能源开发走在前列

中国太阳能光伏企业天合光能科技(泰国)公司总经理赵金强近在忙活一件大事申请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的项目投资优惠。环保节能或使用替代能源项目的投资是委员会看重的六大领域之一,申请获批后,我们企业可以享受泰国政府提供的税收和非税收优惠政策。赵金强兴奋地告诉本报。

今年5月6日,天合光能宣布其泰国公司在泰中罗勇工业园正式奠基开工,再往前数3个多月,另一家中国企业中利腾晖的全资子公司泰国光伏制造工厂也落户罗勇,正式开工建设。泰国的年平均日照时数在小时,投资回报率还算不错。接下来,我们还准备以泰国为中心,向其他东南亚国家辐射。 中利腾晖光伏(泰国)有限公司总经理苏选志对本报说。

根据泰国工业联合会的数据,到今年年底泰国太阳能发电领域投资将达900亿泰铢(1泰铢约合0.18元人民币),装机发电容量将从去年的1300兆瓦提高至兆瓦,有望超过东南亚所有国家的总和。

方兴未艾的太阳能产业也激发了泰国国内外投资者的热情。许多本地地产开发、通信工程等领域企业都想从太阳能产业中分一杯羹,而包括日本、美国、中国在内的多家外国企业也陆续在泰国投入开发力量。

开泰银行是泰国银行业内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的佼佼者,截至目前已经提供融资的太阳能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400兆瓦,风力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300兆瓦。该银行高级副总裁蔡伟才告诉本报,来泰国投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外国企业不少,尤其是来自中国和日本的企业,今年以来就已经有几十个中资项目来我们银行咨询。

东盟能源合作促进机构东盟能源中心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共同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东盟成员国目前处在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不同开发阶段,其中泰国发展得成熟,其次是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

东南亚国家可再生能源非常丰富

全球能源需求的重心正在转向亚洲。国际能源署的一份报告显示,东盟地区的能源需求预计在2011年至2035年间增长80%。这给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东南亚区域,提出了能源供应、能源安全和环境管理等多方面的挑战。为了减少对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建设一个更加可持续和环境友好的能源供应链,东盟国家正在积极探索使用可再生能源或其他替代能源。

实际上,东盟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觉醒,在东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APAEC)之下,提出了能源领域合作的倡议。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施训鹏是东盟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专家,他告诉本报,APAEC是东盟能源领域合作的蓝图。在的2010年至2015年计划中,共涵盖7个项目领域的合作,包括东盟电力络、东盟天然气管道、可再生能源、地区能源政策与规划、民用核能等等。

一些东南亚国家也未雨绸缪,提出了本国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例如,印尼希望把可再生能源在国家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从2011年的4.79%,提升到2025年的25%;菲律宾希望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可以满足该国电力需求的一半;马来西亚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是到2020年占国家能源结构的份额达到11%;越南计划到2020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比重提高到约5%,到2050年达到约11%。

东南亚国家的可再生能源确实非常丰富,包括水能、风能、地热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但是各个国家的国内市场有限,而可再生能源资源又分布得非常不均匀,所以开发程度仍然很低。施训鹏补充道。除此之外,相对丰富的化石能源储备,也让部分东盟国家对于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没有什么紧迫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东盟10国拥有140亿桶原油储备、286.6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储备、94084亿吨煤炭储备。在这个大背景下,东盟一些国家会倾向使用具有价格竞争优势的煤炭资源储备,而不是优先选择进一步开发其他能源。施训鹏说。

实际行动往往比预期目标滞后

受技术限制、融资约束、财政安排缺失、政治互信不足等因素影响,东盟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开发面临着诸多障碍,这也导致东南亚国家的实际行动往往比预期目标滞后得多。能源领域专家预测,由于东南亚未来能源需求增长迅速,相关国家不得不增加化石能源进口,并且将加大对天然气发电和火电厂建设的投资。

能源需求日益增长与国内供给能力下滑的冲突,能源消费不断扩大与环境日益受到冲击的矛盾这些问题正在东南亚显现,而且在未来一段时间还将持续。施训鹏说。

如何弥合绿色愿景和褐色前景的鸿沟,成为摆在东南亚国家面前的一道关卡。东南亚国家处在不同的可再生能源开发阶段,就意味着他们面临着不同挑战。只有每个国家都承诺克服困难,东盟的共同可再生能源目标才能有望达成。

施训鹏认为,今年年底即将建成的东盟经济共同体,将成为东盟实现绿色增长目标的重要机遇。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的目标,是将东盟转变为一个稳定、安全、繁荣、有竞争力、有活力和相互融合的经济共同体,其中包括形成单一的市场和生产基地。这将成为东盟能源融合与合作的关键,因为它为东盟能源市场融合提供了制度框架,提升了区域能源互联互通水平。由此,东盟区域的资源禀赋可以得到更大程度的优化利用,从整体上减少能源系统成本。

在欧盟,每个成员国都受到法律约束,必须向欧盟委员会汇报落实可再生能源目标的进展,但是在东盟,却没有一个负责监管的中枢机构。要想实现绿色愿景,东盟成员国必须落实在东盟愿景2020中对环境和能源目标的承诺以及其他行动计划,同时提升国家执行这些行动计划的能力。施训鹏说。

(本报曼谷8月13日电)